91破解版vip破解版

  • 2021年4月20日
  • By Admin: admin
  • Comment: 0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在万历提出给予开封、彰德、怀庆三府建办私学院的权力后,大家都知道这里面肯定有阴谋。

不过具体是什么,他们始终猜不到。

他们没有办法将这么神圣和郭淡这个商人联系在一起。

他们万万没有想过,这个答案很快就揭晓,而且非常简单。

就是郭淡要在开封府建办学院,不但如此,还有传言说郭淡这回要将这学院打造成天下第一。

这可真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。

其实再给他们来一回,他们也想不到郭淡竟然是要建办私学院。

牙行的股东们也是闻风赶到牙行。

不等郭淡开口,周丰、曹达他们就已经说服了他们,光凭郭淡肯定拿出他的算法来,这个学院就一定要开,他们都想去学。

当然,郭淡还是向他们承诺,这一定会赚钱。

另外关于学院的股份组成,牙行与郭淡个人七三分。

气质美女很养眼

这些商人都如此敏感,更何况那些读书人,他们的神经历来就相当敏感。

很快,就有不少读书人前往一诺牙行进行抗议,学院神圣得地方,决不能成为商人敛财得工具,个个骂得是义愤填膺,好在如今牙行有禁军保护,他们也只敢嚷嚷,可是不敢动武。

只要不动武,郭淡就不怕,由他们去骂,此时他正坐在办公室品尝着徐姑姑亲手泡的茶。

“的目的达到了。”

徐姑姑放下茶杯来,听着外面叫骂声,举止优雅地向郭淡道。

郭淡笑道:“这才刚刚开始而已。”

徐姑姑稍感疑惑道:“说不想再低调,想获得别人的支持,但是这么下去,只会引起天下读书人对的反感。”

“居士之言,可有以偏概全之嫌。”

“此话怎讲?”

“不是天下读书人,只是一部分而已。”

“我可未见有读书人支持。”

“那是因为他们骂得还不够凶。”

郭淡笑道:“居士可知卫辉府的诉讼师,可都是当地一些书生。”

“略有耳闻。”徐姑姑点点头道。

郭淡道:“他们曾与我素不相识,可他们却在最关键的时候支持我,居士可知,这是为什么吗?”

徐姑姑稍一沉吟,然后摇摇头。

“因为同情。”

郭淡道:“当时我都还没有去到卫辉府,那些读书人就已经把我骂得狗血淋头,在这种极端的情况下,我必然会获得一些同情,因为这是人性。另外,可不是我一个人想扬名立万,还有很多人,但是他们都没有出头的机会,这一部分人将来也会支持我的,因为他们在那边,只不过沧海一粟,而在我这边,他们将会光芒万丈,耀眼夺目,这对他们而言,可是一个绝佳得机会。”

绝佳的机会?徐姑姑微微蹙了下眉头,然后沉吟不语。

郭淡等得片刻,好奇道:“居士不认同吗?”

徐姑姑微微一怔,道:“建办学院,可是需要老师得,认为会有人帮吗?”

郭淡耸耸肩道:“这倒是个问题,但我也只能花钱去请,我相信出得起钱,自然会有人来。”

徐姑姑笑道:“可是目前这情况,只怕是很难请到好老师的。”

郭淡哦了一声:“难道居士有妙策?”

徐姑姑道:“我倒是认识一些有识之士,他们可能会愿意助一臂之力。”

“是吗?”

郭淡激动道:“那可真是太好了,居士认识的人,那定非寻常人。”

徐姑姑迟疑少许,道:“我也不想瞒,他们确实有别于其他的读书人,故此很多读书人都将他们视作异类。”

郭淡哈哈笑道:“那对于我而言,就是志同道合。”

徐姑姑似乎仍有所保留:“还是等们见过再说吧,我只是介绍,至于成不成,们自己决定。”

“没问题,我有信心一定能成。”

郭淡突然想起一事来,道:“再过几日我就得去开封府,不过我希望居士能够与我一同前往,毕竟我不太懂官府的运作,不知居士可否愿意?”

徐姑姑似乎并未想到郭淡会邀她一块前去,一时显得有些犹豫。

郭淡笑道:“放心,不会去太久的,毕竟我夫人有孕在身,我会尽快赶回来的。”

徐姑姑诧异的瞧了眼郭淡,心想,三个这么大的州府,还不去太久?她都有些困惑,郭淡到底怎么做。

然而,这份好奇驱使她点头答应下来。

这民间闹得厉害,朝中也是不遑多让,不少大臣上奏皇帝,要求皇帝下令,限制商人建办私学院,要不就另换地方。

这逼得万历又召开会议。

因为郭淡马上就前往开封府,这事必须得给一个明确得说法,免得到时郭淡在开封府,名不正言不顺,又被人处处刁难,当初他没有办上忙,让大臣们限制住郭淡,在办学院上面,万历已经决心要给予郭淡前所未有得支持。

郭淡就这个一条件,如果连这都办不到,万历都不太好思让郭淡帮自己赚钱。

这会议刚开始,万历便是龙颜不悦道:“朕就是不明白了,诸位卿家为何总是要针对郭淡,他究竟哪里惹到了们,还是们实在是太闲了,这么点事,们就给朕上了十几道奏章。”

大臣们听得这话,心里也是很郁闷,还究竟哪里惹到我们,他做的哪件事,没有惹到我们?

这做人要守本分,韭菜就要有韭菜得觉悟,若不守本分,也就别要怪大家容不下。

当然,话可不能这么说。

王锡爵立刻道:“陛下明鉴,臣等也只是就事论事,不管哪个商人要建办学院,臣等都会反对的,这商人无德,见利忘义,而教育之事乃国之大事,关乎国家的未来,怎能让商人涉及其中。”

“真是好一个就事论事。”

万历一脸面子也不给,怒哼了一声:“他一个商人去做买卖,本是天经地义之事,而们却拿出国家制度来压他,对他采取诸多限制,这也就罢了,如今他依了们的意思,这一个商人被们逼的是连买卖都不做了,改去建办学院,们又要反对,们是不是怕了郭淡?”

杨铭深站出来道:“老臣愚钝,不明圣意,臣等为何要惧怕他一个商人?”

万历似笑非笑道:“怕他办学院也比们办得好,就好似如今的卫辉府。”

此话一出,群臣激愤。

这打击面也忒太广了。

但是万历今儿就是要坚决支持郭淡,谁来都不好使。

杨铭深当即激动道:“他郭淡不过是一个小小童生,连篇文章都写不出来,这教书育人,老臣岂会怕他,别说一个郭淡,就是十个郭淡,老臣也不怕。”

万历笑道:“既然如此的话,们也可以去建办学院,朕又不是只准他一个人办私学院,只要符合朕的条件,人人都行,到时们去将他比下去不就行了,为何偏偏选择用权力去压制郭淡,这若传出去,只怕难以令人心服口服啊!

还得当初老师禁止民间私办学院时,们其中不少人可都反对他此举,可是如今们干得事,与老师当初的所作所为,又有什么区别?也许这区别就是们现在站在老师当初的位子上,那是不是可以说,当初老师所为,也不过是人之常情。”

这番话万历虽然是笑着说的,但是殿中确实一片肃静。

提及张居正这个敏感的话题,说话可就得慎重,毕竟如今站在这里不少官员,就是因为反对张居正才上位的,如果他们继续反对的话,那就证明张居正当时做的也是对的。

这要再反过来,那他们就完了。

当然,这种可能性是很小的,万历也不可能自己打自己的脸。

但是万历既然提到这个话题,也就证明他已经是很不耐烦了,这要再争执下去,万一他到时脑门一热……!

“朕言尽于此,如果再有人因此事上奏,那就休朕不讲情面。”

言罢,万历便起身离开了大殿,给大臣们留下一道令人敬畏的背影。

他这一番话虽然震慑住群臣,但同时也激怒了群臣。

万历此番言论还有一层意思,就是们有本事就去把郭淡给干倒,这可是们最擅长的舞文弄墨,而不是跟郭淡比做买卖。

如果就连们最擅长的事,们都要用权力来压制郭淡,那就太没出息了。

朕看不起们。

皇帝都这么说了,要再不给郭淡一点颜色瞧瞧,那今后还怎么见人。

况且这确实是他们最为擅长的。

什么话都别说了,干就对了。

堵在那牙行门前得读书人也都撤了,士林中是同仇敌忾,他们立刻整合京城内一些私学院资源,组成一个学院大联盟,大家是有钱的出钱,有力的出力,扬言要建办一家天下第一大的私学院,郭淡不是出资一万两吗,那我们就出资两万两。

如今最有钱的阶层,就是他们这个阶层,他们这么多人,筹两万两,还真不是什么难事。

而且他们不但有钱,他们还有庞大的师资力量和学员资源。

然而,他们的愤怒,却把怀孕在家得寇涴纱给逗笑了。

“可是让得逞了。”

寇涴纱抿着唇,忍着笑意向郭淡道。

她也没有想到会这么简单。

郭淡风轻云淡道:“夫人莫急,这才两万两而已,怎么养得起那三个州府,好在这还只是京师,到时还有河南道当地的势力,以及江南的势力,算下来,应该不成问题。”

寇守信听得迷迷糊糊,道:“们在说什么?”

寇涴纱道:“爹爹有所不知,此乃夫君抛砖引玉之策,目的就是要吸引他们去开封府等地建办学院,不然的话,光凭我们牙行一家,是难以给当地带去太多的钱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

寇守信恍然大悟,激动道:“是呀!如果他们都跑去开封府建办学院,那这税入一定会增加不少的,妙哉,妙哉。”

寇涴纱却是担忧道:“但是我担心此事迟早会瞒不住的,到时他们一撤……!”

“夫人请放心,哪怕他们现在知道,他们也撤不了了,这话都已经说出来了,若不敢跟我正面较量,天下读书人的脸就真的丢尽了,我的小命还没有这么值钱。”

郭淡自信一笑,又道:“岳父大人,夫人,过不了几日,我恐怕就得去一趟开封府,到时无思居士也会与我一块去,因为我不太懂官场之事,虽然不会去太久,但至少也要去一两个月,这牙行…..!”

寇守信立刻道:“这放心,我会看着的。”

寇涴纱赶紧给郭淡递去两道哀求的眼神。

郭淡笑了笑,又向寇守信道:“有岳父大人坐镇,小婿自然是非常放心。可是无思居士也说了,还是得让夫人动一动,不能老是坐着,我若不在,夫人一个人在家,肯定怪无聊得,这心情不好,对胎儿无利,小婿认为,适当的安排一些事给夫人做,还是可以的。”

寇涴纱小鸡啄米般得直点头。

寇守信岂不知郭淡的意思,瞪了寇涴纱一眼,又很无奈道:“这人家的闺女都坐得住,就坐不住。”他又向郭淡道:“家里就别担心了,我会看着办的。”

虽然没有答应,但至少他也没有反对。

郭淡也只能帮到这里。

Tag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