酷盒app官方下载

  • 2021年4月25日
  • By Admin: admin
  • Comment: 0

“……来,滟慧,吃点这个,看看妈这手艺有没有退步。”

“谢谢妈。”

餐桌旁,老太太不时给自己儿媳夹着菜,说着话,中年女人也笑着,应着,

“皆空禅师,小伙子,你们也吃啊,别客气,自便些吧。”

老太太转回头,招呼了声老和尚和廉歌,

廉歌笑了笑,端着碗,夹了筷子菜吃了口,

一旁地面上的小白鼠也围绕着那碗粥,战斗着,

老和尚则是看着餐桌旁这家子,顿了下动作后,才端起碗,拿着那双褪色的筷子,往嘴里拨了口粥。

……

“德成,今上午就先别出海,把这房顶给翻翻,收拾收拾,看这天时,保不准这两天还得起大风下大雨,昨晚是有两位贵人在,不然今早上可就得在水里吃饭了。”

“成,吃完饭我就搭张梯子上去看看,把该捡的瓦再捡捡。”

“再等等吧,等这屋顶上稍微干点再上去。”

大雪纷扬中的红衣佳人美如画

“也成……”

餐桌旁,老太太一家说着些家常琐碎,细碎的话语声随着不时拂进堂屋里的海风,反而平添几分平静。

廉歌喝着粥,不时夹筷子菜,微微笑着,静静听着,

老和尚则端着粥碗,拿着筷子,拨着碗里的粥,看着。

……

“……皆空禅师,小伙子,我在让德成给你们盛一碗吧。”

老太太一家相继吃完了饭,老太太转过头,对着廉歌和老和尚说道,

“谢过老人家这碗粥了,一碗就足够了。”廉歌笑了笑。放下了粥碗,

“小伙子不用客气。家里也没什么好招待的,小伙子你不怪我们怠慢了就好。锅里还有些粥,要是不够再添就是了。”

老太太笑着再说道,

闻言,廉歌摇了摇头,

老太太见状,也没再劝,转过头看向了老和尚,

而老和尚也已经放下了碗,

“多谢施主舍粥,贫僧也已经吃饱。”

说着,老和尚拿着自己的碗,站起了身,

“那行……那皆空禅师您要洗碗的话,还是昨天那儿。”

老太太也站起了身,开始收拾着桌上的碗碟,

“多谢施主。”再次朝着老太太微微屈身,老和尚挪着步子,走进了厨房。

“……妈,我来帮你吧。”

“妈自己来就行,你就好好坐着吧。”

“滟慧,我和妈收拾就成,就几个碗,你就坐在这儿歇会儿吧。”

中年女人挺着肚子,想站起身帮忙收拾了,老太太赶紧劝住,一旁的中年男人也赶紧站起了身,劝道。

……

收拾着碗筷,老太太和中年男人走进了厨房,

洗净碗筷的老和尚也重新走回堂屋,顿了顿脚,老和尚挪着脚步,朝着其之前住得那房间里走了过去。

拿出自己的行囊,又再走了出来,

将那洗净的碗筷沥了沥水,老和尚将碗筷重新放进了行囊,将之前那本泛黄的经书重新拿了出来,

而这时候,收拾了碗筷的老太太和中年男人也重新从厨房里走了出来,

“施主,”

老和尚朝着老太太一家微微屈身,

“承蒙施主给贫僧一夜遮风避雨的地方,又舍了两碗粥给贫僧。贫僧身无长物,也无法报答,还望施主能允许贫僧为施主诵经一部,以表心意。”

“皆空禅师说得哪儿的话,老婆子我也是信佛的人,佛家讲广积善德。就几碗粥,行个方便,哪需要什么报答。”老太太赶紧说道,

“不过,皆空禅师愿意为老婆子我讲经说法,我自然是愿意听得。”

老太太笑着,应道,“皆空禅师,您看,是不是需要找个安静些的地方。我在那间屋子供了个神龛,平日里老婆子我想诵诵经,看看经文的时候,就是在那间屋子里。”

“不敢再给施主添麻烦。”

老和尚摇了摇头,

“那……皆空禅师,您看在那合适?”

“就在这堂屋里吧。”老和尚说着话,拿着那本泛黄的经书,背着那行囊,在堂屋地面上,直接盘腿坐了下来,

老太太见状,赶紧也在地上盘腿坐下,

那挺着肚子的中年妇女看了看老太太,撑着座椅,准备起身,

“……各位施主如果愿意听贫僧诵经的话,坐着站着都行,不必刻意。”

老和尚见状,出声说了句,

中年妇女闻言,犹豫了下,重新在座椅上坐了下来,中年男人也在一旁找了根凳子坐下。

旁侧,廉歌看了眼盘腿坐在地上,佝着身子的老和尚,从座椅上站起了身,

一旁地上的小白鼠也重新窜上了廉歌肩上,转动着脑袋,张望着四周。

……

老和尚将书摊了开,看着书上的字迹,动作顿了顿,紧随着,便念诵起来,

“……观自在菩萨,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……”

老和尚念诵的是心经,念诵声响起,屋里便似乎安静下来,唯有经文念诵声回荡着。

盘腿坐在老和尚身前不远处的老太太,在念诵声响起不久后,便沉浸其中,

更往后坐着的中年男人和中年女人,也紧随着,缓缓闭着眼,听着,

一旁,廉歌看了眼念诵着经文的老和尚,听着回荡在堂屋里的经文声,转过视线,望向了堂屋外远处,

老和尚的念诵声抑扬顿挫,有着特殊而规律的韵律,不像是在念,而是在诵,

经文声回荡,虽无神奇之处,却如同月下溪畔,清风拂面。

“……波罗僧揭谛,菩提萨婆诃……”

念诵完心经,老和尚止住了声,堂屋里却依旧安静着。

老太太依旧沉浸其中,中年男人和中年女人则重新睁开了眼睛,却没出声打扰,

廉歌看了眼这老太太一家和这老和尚,微微笑了笑,也没多说什么。

……

“……阿弥陀佛,皆空禅师佛法精深,听皆空法师诵经一遍,感觉从内到外都像是被洗了一遍,干净舒坦了很多。”

许久,老太太重新睁开了眼睛,有些欣喜地笑着,说道,

老和尚闻言,摇了摇头,将那本泛黄的经书重新合拢,收进了行囊,重新站起了身,

“贫僧佛学浅薄,对经文亦是一知半解,若有所得,只是施主慧根。”

“皆空禅师谦虚了。”老太太也跟着站起了身。

闻言,老和尚再摇了摇头。

……

“老人家,粥也吃过了,还听了皆空禅师一段经,我也是时候该走了。”

廉歌看了眼老和尚,收回视线,走上前,笑着说道,

“这外边路还湿着,再等等再走吧。”老太太闻言,转回头,出声挽留道,

闻言,廉歌微微摇了摇头。

“……多谢施主舍粥留宿,贫僧也该走了。”

一旁,老和尚也紧随着,出声说道,

“这……要不再多留留吧?等中午路干了,也好走些。”老太太再出挽留道。

笑着,再摇了摇头,廉歌转过身,便朝着屋子外走去,

身后,老和尚也紧随着跟了上来,

“那……皆空禅师,小伙子,你们慢去,有再路过老婆子家的时候,记得再过来坐坐。”

老太太紧走了两步,送到了门边,朝着廉歌和老和尚说道。

Tag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