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宝app破解版网站下载

  • 2021年4月25日
  • By Admin: admin
  • Comment: 0

岐王说话很喜欢打断别人,但人家是炼虚,当然有打断的资格,顾佐不以为忤,笑着解释:“此为卦象,我的理解是,不可使边姓之人前往潼关颐指气使……”

岐王再次打断,皱眉问:“边令诚?”

顾佐笑了:“或许吧,总之此类人等不要去潼关就是了。”

岐王缓缓道:“边令诚就在潼关。”

顾佐当场变色:“他去干什么?我跟太子说过啊,也跟高力士、跟杨国忠都写信谈过,怎么还把他派过去了?”

岐王道:“是持陛下中旨去的,担任监军,替陛下向安禄山催要报效。”

向叛军讨要报效,这是何等的迷之操作?

顾佐大惊:“殿下稍等,此人需要立刻追回来,不,就地斩之!”

洛君得了政事堂的军令,带同鲁班和尹书立刻启程赶往潼关。路上,见洛君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,尹书忍不住好奇:“到底军令是什么?夺边令诚监军之职,把人带回长安,还是找到以后就地处斩?洛前辈有何打算?”

洛君舔了舔嘴唇,道:“顾馆主的意思是,夺职抓人,若是已经造成恶果,则斩。但什么是恶果?什么程度称得上恶果,就需要仔细权衡了。我和小薛已经说好了,他准备了刑具,回头把边令诚抓到以后,和他一起审问,看看这厮到底造成了什么样的恶果……边令诚之类的样本还是比较少见的,怎么样?小书书有没有兴趣一起?”

尹书想起洛君和薛定图的怪癖,忍不住打了个寒噤,摇头道:“我就算了,你们玩,呵呵。”

洛君撇了撇嘴,转头去问鲁班:“小班班,有没有兴趣?”

白衣少女的优美舞姿

鲁班不解:“兴趣?”

洛君道:“有没有兴趣一起啊?”

鲁班一脸迷糊:“难道还要分开吗?”

洛君击掌:“有种!”

尹书瞟了一眼鲁班,本想提醒他一下,但嘴皮子动了几下又咽了回去,死道友不死贫道!

虽说紧急调派法司三人组前往潼关,但顾佐一想起边令诚曾经“可能”干过的破事,心里还是一阵起急,但他此刻怪不着任何人,怒火也发泄不出去。

天子派边令诚去潼关,这道旨意是被高力士和杨国忠联手封驳了的,边令诚手上只有一道中旨,就看封常清和高仙芝受不受这道中旨的辖制了。

按理,正经的圣旨都是写给门下省的,圣旨开头必有“门下”二字,也就是说,皇帝无权直接给臣子下旨,想要干什么事,首先告诉门下省,“门下:朕想吃鸡云云”。

没有门下会署的叫做中旨,是皇帝私信,没有效力,是否接旨,只看臣子的心情,不接中旨的臣子是楷模,为群臣敬仰——当然,这个规矩被李林甫玩坏了。

顾佐最期望的,就是封常清和高仙芝不搭理边令诚,不接中旨,他相信只要天子飞升的消息传到潼关,边令诚差不多就废了。

但想当然是不行,世上的事情大概率和设想有较大差距,凡事要朝着最坏的结果去准备,顾佐的准备就是立刻让哥舒翰和郭子仪驰援潼关。

但杨国忠磨磨叽叽,非要等新皇登基,他怕哥舒翰和郭子仪离开长安后,他的宰相之位陡生变故,需要新皇登基后立刻下旨予以确认。

顾佐对此也非常理解,干脆召集六位顾命大臣紧急商议,确认了一切从简的原则。

正月二十八日夜,酉时,一驾马车驶入十王宅,从马车上跳下来两位,正是李辅国和元载。

二人急奔内宅,径直赶往水荷池榭,见到了正在亭中和张良娣悠然下棋的太子。

太子见了李辅国和元载,淡然笑道:“有多大的事需要如此慌张?二位爱卿来看,孤这就要赢了。”

说着,拈子往棋盘上落下去,“啪嗒”一声脆响,向张良娣道:“看你往哪里跑……”

话没说完,就被慌里慌张的李辅国打断:“太子还有心思下棋,快随我等入宫!”

太子心头狂跳,却强自镇定:“天塌下来也等孤下完这局……”

元载急道:“顾长史率诸位顾命已在含元殿候驾,子时便要拥立太子登基,太子快一些!”

太子顿时慌了,跳起来在亭中四处转圈:“更衣!快更衣!靴子呢……”

张良娣惊喜万状,忙不迭让女婢去取朝服,却被李辅国一胳膊拽住就往外走:“换什么朝服?礼部都将冕服准备好了,去含元殿换!”

太子被他扯着往前走,还不时回头:“赤着脚呢,赤着脚了……”

元载俯身抱起靴子,快步跟在后面:“上车再穿……”

太子又冲在亭中跪送的张良娣喊道:“回头孤……朕就封你为妃!”

李辅国将太子塞进马车,自己站在车辕边催促驭者:“快!入宫!含元殿!”

车辘启动,元载抱着靴子喊道:“等等,还要穿靴!”

车驾稍缓,元载一个空翻,飞跃三丈多远,将将上了另一边的车辕,李辅国接过靴子,钻进车厢,一边给太子套靴,一边涕泪横流:“太子爷,熬出头了,终于熬出头了……”

太子任由他施为,掀开车帘的一角,望着疾驶而过的长安夜景,喃喃道:“是啊,再也不用提心吊胆了……”

马车由朱雀门入宫,经宽广的含元殿广场,停在大殿侧门处。有礼部官员于此处等候,将太子迎入东配殿。

大裘冕、衮冕、鷩冕、毳冕、绣冕、玄冕,六冕皆在,李辅国亲自为太子更衣,换上大裘冕,这是登基的大礼服。换上之后,宫女上前丈量尺寸,为其余五冕进行裁剪。至于大裘冕,这东西用不着裁剪。

一边换服,一边由礼部官员讲解登基朝仪,太子在旁不停点头,这套程仪他不知研究过多少回,所有流程烂熟于心。

听完之后,忍不住问:“是不是少了几项?”

礼部官员道:“的确省了些,但如今形势危急,先帝被举荐……按照顾长史的说法,是飞升,飞升之后,天下不可一日无君,且潼关危机,大军需要立刻出发,顾长史也说了,天子阅军,这头阅军那头就出战……”

太子大赞:“这个安排好!”

礼部官员笑道:“正是如此……因此,仓促了些,还请殿下谅解。”

太子大笑:“不仓促,不仓促!”

Tags